視訊是主流:我的 22 年漫長等待

Craig Malloy,Lifesize 首席執行長
日期:2018 年 1 月 30 日

視訊會議已成為各行各業都必備的主流應用程式。請聽聽 Lifesize 創辦人暨首席執行長 Craig Malloy 談談他 22 年的創業歷程,以及一路上的學習經驗。

影片講稿抄本

大家好,歡迎觀賞 Lifesize Live!,本網路直播節目完全是在 Lifesize 平台上製作。我是節目主持人 Julian Fields,在我身邊的是 Lifesize 創辦人暨首席執行長 Craig Malloy。

現在我們用 10 分鐘時間,高效回顧 23 年的視訊會議歷史沿革。先設定歷史背景為 1994 年,當時「六人行」(Friends) 是紅極一時的電視影集,而你卻在做很酷的事。

是啊,很有趣的事。Julian 要我在 10 分鐘內談談 23 年的視訊通訊歷史,我覺得這是一次很有趣的挑戰...我就把主題分類為產業的不同里程碑 — 談談促進視訊會議演進到目前面貌的重要時刻和重要創新。

1994 年,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位於奧斯汀的 VTEL 公司,擔任視訊通訊的產品經理。回想這真的是很有趣的年代,因為公司規模小,而視訊通訊市場仍處於早期採用階段。當時有三間上市公司 — PictureTel、CLI 和 VTEL,它們全都致力於搶佔這個非常早期的視訊通訊市場。

那時候我們談的視訊會議,就好像是我們在傑森一家 (The Jetsons) 卡通裡看到的一樣,是嗎?

嗯,不是,比那糟太多了。傑森一家其實還不錯。當時的視訊解析度,只有當時廣播電視畫質的 1/10 而已。畫質非常差,影格率相當低,而且系統要價 50,000 美元。意外的是還真的有人買。有多少人願意買這種技術,就反映了它的價值有多高。

我在 VTEL 做產品經理幾年...對了,有個有趣的事 — 那些系統上的使用者介面是用命令提示字元的,也就是 “C:\_”。你必須直接寫程式碼,才能發起視訊通話。我發現不會有太多使用者採用那樣的介面,但我看出這項技術的前景可期,因此希望躬逢其盛。幾位同事和我離開 VTEL,並創立 ViaVideo 公司。

我們追求的創新技術是採用低價且搭配小型圖形化使用者介面的機上盒。這些新系統的品質比 50,000 美元的系統有改善,而且更容易取得、更容易安裝、更容易使用,而且便宜得多,最低價格 6,000 美元起。你只要把盒子設定在電視機上面(當時真的有機上盒)。

我們在 1996 年創立那家公司...也是件有趣的事。這次的圖形化使用者介面,是任天堂 64 的改裝版。 那年我送我兒子一套任天堂 64 作為聖誕禮物,同時我們正在為這個系統尋找 GUI 模型。事實上,這就是我們建立使用者經驗 (UX) 模型的過程。這也迎來了低成本機上盒的年代。不過畫質其實沒改善多少,只是沒那麼貴、較容易安裝和使用而已。之後,整個產業蓬勃發展。

大概是這個時候,也就是我們推出產品時,Polycom 收購了 ViaVideo。他們把這款產品放到 Polycom 的免持聽筒電話經銷渠道中銷售,業績長虹。

之後幾年我在 Polycom 經營視訊事業,為這個市場帶來數千位新視訊會議顧客。隨著市場成長,競爭者也出現了。這是技術市場常見的事。

特別是 1999 年到 2003 年,早期的高畫質視訊會議開始問世。我的 ViaVideo 共同創辦人和我心想:「也許我們可以生產高畫質的視訊通訊系統。這樣做太酷了。」我們想,如果畫質夠好,人們可能真的會用它。所以我們離開 Polycom,沒多久在 2003 年創立 Lifesize。

視訊會議業接下來的突破階段是開放網際網路上的高畫質視訊通訊。以前我們用大部份人從未聽過的 IDSN 線路,這東西現在也差不多消聲匿跡了。但隨著公司內開始使用高頻寬 IP 網路,以及網際網路骨幹大幅改善,技術終於跟得上創新的步伐。

那時候品質好到可以做得比你家裡的廣播電視還要好,而且我們是 HD 內容業的市場領袖。因此公司成長非常非常快速,帶來了成群的新顧客。接著 Logitech 在 2009 年收購 Lifesize 1.0 公司 — 這是我們樂見的結果。

之後我離開了視訊會議業幾年的時間。我無意為大公司工作,更希望當個企業家。但後來又發生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新的技術轉型再度出現,也就是利用雲端服務,傳輸即時通訊。

Salesforce 開始推廣「沒有硬體,所有內容都在雲端執行」的想法,而且一切都能順利運作,因為就算 CRM 系統略有延遲,也沒關係。然而,在當技術進步到能夠處理即時音訊和即時視訊時,你就可以預見將發生什麼事。現場基礎架構將走入歷史。就好像 iPhone 已上市,你還在生產翻蓋手機。

雲端提供即時高畫質視訊會議是個複雜的問題,但也有為事業解決許多問題的潛力。因此我再度擔任 Lifesize 的首席執行長。

我經歷了艱困的數年,努力重塑事業、重塑技術、重塑市場進入策略、真的重塑整個公司。到了最後,我們離開了 Logitech,很高興又可以獨立作業。

現在,我們可以提供附連線裝置的雲端服務傳輸模式。我們是一個提供桌面和行動應用程式的物聯網公司,為顧客提供能輕鬆擴充的部署能力。23 年過去了,視訊會議終於成為主流。

回顧這許多年,我經常在想:「它年就會紅。」這在命令提示字元的年代做不到。ViaVideo 或 Lifesize 1.0 也做不到。諷刺的是,反而是視訊通訊走入家庭和個人使用後,才推動它成為主流。就好像是 Skype 和 FaceTime 之類的應用程式。

人們在私生活中使用這些技術,以致於走進辦公室後,也希望用得到它。更希望上班用它。這就是我們今天所處的狀況 — 以顧客為基礎的使用者經驗,但建立在企業級商務視訊通訊的規模、安全性和可靠度之上。

每位將我們整套解決方案用在私生活和每個會議室的顧客,都能全面變革他們的事業。它更能凝聚員工的事業投入度,也改善了人際關係。這很有意思,我們對未來充滿期待。